刘晓明大使在英国剑桥大学的演讲:成功的道路,全面的发展(节选)
(2011年2月22日,英国剑桥大学嘉治商学院)
2011/03/01

  上周,根据中日两国的最新GDP统计数字,中国正式超过日本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世界上各大媒体都将此作为热点新闻进行报道。世界再次聚焦中国,围绕中国问题的讨论一直方兴未艾,现在再次升温。我总结了一下人们热议的几个问题:一是中国成为世界第二说明了什么?二是中国是否很快会成为世界第一?三是中国能否持续高速发展?四是中国发展对世界意味什么?

  今天,我想就这些问题谈谈我的看法。

  首先,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说明什么?我认为,它说明了中国发展道路的成功。

  中国为什么会取得如此成功?中国成功的经验是什么?

  中国成功靠走适合自己国情的道路。一个十三亿人口的大国,一个有五千年文明历史的古国,该走什么样的道路才能发展,教科书上没有现成的答案,历史上也没有可以参考的先例。但中国人“摸着石头过河”,牢牢把握自己的国情,不断探索实践,开拓创新,借鉴吸取世界各国有益经验,实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中国成功靠“改革开放”。开放,不仅是经济上的对外开放,从封闭半封闭到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对外开放,更是思想头脑的解放,社会的自由宽松,政府的公开透明。改革,不仅是改革经济制度,将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改革为充满生机和活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也是政治、社会、文化的全面改革和建设。

  西方有些人认为,中国只搞经济改革,不搞政治改革。这是对中国全面改革的一种误解。事实上,30多年来,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每推进一步,政治体制改革也深化一步。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在中国政治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越来越大。30多年来,中国民主法制建设不断加强,坚持依法治国,几千年形成的人治社会正在向法治社会转变。30多年来,中国人权事业有了大发展,我们将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了宪法,依法保障全体社会成员平等参与、平等发展的权利,同时加强国际人权合作。

  历史上,中国并非没有尝试过西方式的民主,但都并未给中国带来繁荣和富强。今天,我们找到了一条适合自己发展的道路,建立了有中国特色的民主制度,我们有什么理由动摇?有什么理由折腾?

  第二个问题,中国是否已在坐二望一,很快超过美国?

  回答这个问题前,我们不妨看以下几对关键词:

  一是“总量”和“人均”。尽管中国经济总量成了世界第二,去年达到5.8万亿美元,但人均GDP只有4300美元,仍排在世界百位左右,离中等发达国家相距甚远,仅占英国的1/9,美国的1/10。

  二是“沿海”与“内地”及“城市”与“农村”。中国的沿海很发达,城市很繁荣,但是中国西部经济仍很落后,而且中国的城镇化率仅有46%,城乡居民收入比高达3.23:1。我曾在中国最贫困的省份之一甘肃担任两年省长助理,对此深有感受。甘肃地处大西北,自然条件恶劣,沙漠化对当地人民的生存构成了严峻挑战,经济发展困难很大。许多农村的孩子们没有电脑,更从来没有上过互联网。很多孩子在完成国家9年义务阶段教育后,由于经济原因不得不中止学业。

  三是“制造”与“创造”。中国是制造业大国,但很多产品只有加工、封装等劳动力密集型环节在中国完成,研发设计、关键部件和市场营销都在国外,中国处在国际产业链的末端。中国出口商品中90%是贴牌生产,每部手机售价的20%、计算机售价的30%、数控机床售价的20%到40%,都要支付给国外专利持有者。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四是“粗放”与“集约”。有数据显示,中国单位GDP的能耗是国际水平的三至四倍,是英国的八倍。中国消耗了全球46%的钢铁、16%的能源、52%的水泥,但仅创造了全球8%左右的GDP。中国经济发展效率还有待大幅提升,需要从“粗放型”向“集约型”发展。

  因此,中国经济总量虽然已居世界第二,但人均水平和GDP质量还远没有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我们不是“谦虚”,也不是“虚伪”,更不是想逃避“责任”,而是中国仍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发展中国家。集中精力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是我们长期的优先任务。我们不追求“虚名”,要的是实实在在的国强和民富。

  第三个问题,中国已经高速行进了30多年,今后还能持续快速发展吗?

  回答是肯定的。中国还处在工业化中期阶段和城镇化加速上升阶段,中国仍需要大量的基础设施投资,需要在未来20年安置3亿多人口从农村迁移到城市,需要满足人民消费结构从温饱向小康升级换代的需求,需要实现西部地区向东部地区的发展水平看齐,因此中国经济并不缺乏动力,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我们有充分理由保持乐观。

  中国去年底制定了“十二五”规划,即将在下月交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这将是未来5年中国发展的重要蓝图。

  我们要对中国经济结构进行战略性调整。我们将努力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增长向依靠消费、投资、出口协调拉动转变。我们将加强农业,提升制造业核心竞争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快发展服务业,促进经济增长向依靠第一、第二、第三产业协同带动转变。我们将统筹城乡发展,促进区域良性互动、协调发展。

  我们要积极推进科技进步和创新,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正如邓小平先生曾经指出的,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中国今后的发展必须向主要依靠科技进步、劳动者素质提高、管理创新转变。

  我们要更好地保障和改善民生。发展经济,归根结底是为了人民的幸福。我们将完善保障和改善民生的制度安排,把促进就业放在优先位置,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加大收入分配调节力度,使发展成果惠及全体人民。

  我们要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中国人均GDP要向西方国家看齐,但人均能源消费绝不能赶超发达国家,因为我们生活的地球实在承受不起。我们不能走西方国家工业化的老路。我们要节约能源,降低温室气体排放强度,发展循环经济,推广低碳技术,积极应对气候变化,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与人口资源环境相协调,走可持续发展之路。

  第四个问题,中国发展了,对世界意味着什么?是福还是祸?是机遇还是威胁?

  我们不妨看三点:

  一是中国给世界和平带来威胁了吗?中国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庄严地向世界承诺永远不称霸,永远不搞扩张;主张不干涉别国内部事务和谈判解决国际争端;倡导互信、互利、平等、协作的新安全观。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派出维和人员最多的国家,累计参与24项联合国维和行动,派出上万名维和人员;中国向索马里海域派出护航舰队,与多国舰队一道打击海盗,维护国际水域的安全;中国大力倡导朝核问题六方会谈,努力维护半岛和地区的和平稳定。无论从中国的外交思想,还是外交行动来看,中国都是世界和平的维护者、稳定的促进者。

  二是中国给世界经济带来威胁了吗?金融危机以来,中国为全球经济增长提供了重要支撑。2010年发达国家经济仍步履维艰,在全球有效需求不足的情况下,中国扮演着向全球输出总需求的重要角色。欧盟去年对华出口增长31.9%,英国则增长42%。去年中国经济继续保持两位数增长,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达到20%。今后10年,中国将继续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市场对外开放程度将进一步提高,在国际贸易中的比重会不断上升,从国际市场的进口仍会迅速增加。这些对世界各国来说,只会是巨大的发展机遇。

  三是中国对现行国际体系构成威胁了吗?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是国际体系的参与者、建设者和贡献者。我们与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就促进世界经济金融治理广泛开展合作,共同倡导加强G20机制;我们加强与发展中国家的传统友谊,帮助经济开发和实现减贫,过去两年里中国向其他发展中国家的贷款已经超过了世界银行;我们支持、倡导并践行多边主义,推动国际关系民主化,积极参与区域合作进程,努力促进国际体系更加有效地应对气候变化、能源和资源、粮食安全、恐怖主义等全球性挑战。

  总之,中国的发展对世界是福不是祸,是机遇不是威胁。世界对中国不应感到担忧,更不应感到恐惧。美国前总统弗兰克林·罗斯福说的好:“我们唯一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