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卢旺达,挥洒在卢旺达

  自2009年孔院正式开班授课以来,来卢旺达任教的志愿者队伍逐渐壮大。感谢这些远离家国、惜别亲人的年轻人,架起中华文化与卢旺达文化之间沟通与友谊的桥梁。

  愿你们不怕苦、不畏难,在“千丘之国”绽放出自己的理想之花!

  以下是他们其中的一名杰出代表程涛的心路历程。

  我爱这黑乎乎、毛茸茸的卢旺达山地大猩猩。

  爱他们饱含感情的双眼,爱他们的黑,纯粹的黑。爱他们的双眼,执着守望和平的双眼,恰如面对空山的守望。爱他们的狂野,爱他们原始生命的呼唤与野性的吼叫,响彻原野,回荡丛林,震天动地。爱他们的爱情,停留在原始丛林的爱情,恰似那生命之水,由高枝,由树叶,由树干,由野草,由黑土,由小溪,由大海,由天堂,亘古循环。

  我爱这郁郁葱葱、生机勃勃的卢旺达香蕉树。

  爱他们饱经沧桑的绿叶,爱他们的绿,苍翠的绿。爱他们的树干,挺拔诠释坚强的树干,恰如高楼大厦的栋梁。爱他们果实的富足,爱他们挂满枝头的丰富和充足。爱他们的奉献,守候在旷野风雨中的奉献,养育着一代又一代的卢旺达儿女,在历史的年轮中一朝又一朝。

  我爱这坚强挺拔、美丽勤劳的卢旺达人。

  爱他们健硕的身体,挑起生活与历史的重担,用汗水书写美满的生活,用血汗描绘繁荣的经济。爱她们曼妙苗条的身姿,缝制精美的服饰,烹制美味的美食,绘出魅美的香蕉画卷。爱他们的友好,爱他们友善的“你好”,爱他们热情的拥抱。

  我爱这雄壮有力的大鼓,爱充满智慧与图样美的卢旺达编织篮子;爱这充满着奇异香味的香蕉啤酒,爱这浓郁香味的卢旺达香烟;爱这优雅风情的卢旺达楼房,爱这特色鲜明的卢旺达草庐。

  我爱这……。太多,太多,我爱这卢旺达。

 

  我真想真的就留在火山公园的原始森林中。

  轻触草木的晨露,看初升的红日唤醒鸟兽昆虫,听听鸟兽的欢歌喜语——田园交响曲,看飞舞在丛林间的蝴蝶和瓢虫,看蜘蛛辛勤的编织着他的网,看花朵害羞的开合,看竹笋的破土疯长。然后看这片丛林中的真正自然的生物链,迎晚霞,迎星月。吞吐着自然的气息,守望着喜怒哀乐,守望着生老病死,守望着日升日落。

  我真想真的就留在阿卡盖拉国家公园。

  数着斑马的条纹,数着珍珠鸡背上的斑点,数着长颈鹿全身的斑块。甚至是那一大群的野牛,看看他们的牛角有没有因为角斗受伤;甚至是那一大群的羚羊,看看那只受伤的独角羚羊是否还在哭泣与痛苦;甚至是那胆怯的土猪,看是否还在丛林间警惕的窥探;甚至是那……。

  我真想真的就留在基伍湖边。

  数着湖水激起的浪花,捡起颜色绚烂的石头,与那洁净的沙子一起,堆起我理想的城堡。找一艘独木舟,就这样静静的躺在湖面上,任阳光扮演我的按摩师,任湖水充当我的船员,滑动这小舟,在湖面上悠悠飘动。清风打在脸上,带着一丝湖水的清香。

  我真想真的就留在……。太多,太多,我真想真的就留在卢旺达。

 

  我感谢和思念我的家人。

  俗话说“父母在,不远游”。记得刚刚得知能够拥有机会儿来到国外担任汉语教师志愿者的时候,我已经在一个公司上班了,家里也准备着让我在小县城安定下来。父母的年迈以及疾病已经慢慢让他们变得是那么的需要照顾。看着他们脸上那饱经沧桑的皱纹,让我不知从哪里开始开口。当我最终颤颤微微地开口的时候,他们给我的是坚定的回答,甚至是喜悦的祝贺般的鼓励,妈妈专门下厨弄了一桌丰盛的菜,爸爸破例喝了白酒。我举起酒杯和他们碰杯,那一刻,反倒是我变得脆弱不堪。

  俗话虽说“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但是深恋的人儿又怎么舍得遥远而漫长的离别。当我推开房门,看着她红肿的眼睛,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静悄悄地坐下。她努力抽动着那泪水浸透的脸庞,努力挤出一丝微笑,然后拉着我的手,只说了简单的两个字——“去吧”。

  在这儿的岁月,无日不思念着家人。有时伤心地孤坐在房间里,明白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的道理。更让我相信了“衣带渐宽终觉浅”,“人比黄花瘦”的诗句并没有夸张,而只是思念的真实写照罢了。

  我感谢和思念我的老师和朋友。

  毫无疑问,没有老师传授给我的知识,我怎么也不可能有这样一次人生中重要的经历的机会儿。不只是知识,更重要的是他们指引了我的人生,让我学会了思考自己的人生。不管是回想起武术师父对我的谆谆教诲,还是书法老师的严厉,又或是文化课老师的不辞辛苦,心中都是感谢与思念,莫名的感谢与思念。当我真的作为一名老师出现在万里之外的卢旺达之时,更加怀念那些教导我、帮助我的老师们。

  时常想起他们,真有一种跪在他们面前的冲动,对它们诚挚地说声谢谢。真想好好地对他们说一句“学生现在谨记着你们的嘱咐,正在努力工作得更好”。

  而朋友们,他们不仅陪我一起走过了丰富的人生路,更在我独自一人漂泊国外的岁月里,给了我许多的安慰与欢乐。我们一起,经历酸甜苦辣咸,不管是倾听、安慰还是贺喜、鼓励,他们从不把我遗弃在孤独的角落,让我倍觉温暖,从容上路。

  我感谢和思念我的家乡和祖国。

  我感谢和思念生养我的家乡和祖国。我感谢祖国的发展,感谢祖国的繁荣昌盛,感谢祖国给与了我成长的沃土。

  在卢旺达的岁月,时常想念家乡和祖国。我常常想拥有一双矫健的翅膀,一飞就可以飞回家乡和祖国的怀抱。我思念家乡的火锅与辣椒,思念家乡的黄桷树和山茶花,思念着家乡的坡坡坎坎,思念家乡的嘉陵江和长江。在外漂泊的岁月,才更发现家乡与祖国是多么的美好,发现山河的壮丽,发现物产的丰富,发现自己深深的眷念。

 

  我不怨这难以适应的卢旺达食物。

  尽管一年下来就停留在五六种素菜的更迭之中,我不怨。尽管十天半个月才可以吃到一次牛肉而一两个月才可以吃一次猪肉,我不怨。尽管我早已忘却了许多肉的味道,我不怨。尽管我在这儿掉了将近三十斤的体重,我不怨。菜根之中方能品出香味,饥荒年代树皮树根,野草野菜尚能充饥,我又有什么好埋怨的呢。

  我不怨这容我蜷身的小窝。

  尽管我只能荣升“厅长”——由于房间不够用,只好在客厅用布隔了一个房间,我不怨。尽管晚上貌似钻进了蚊子的老巢,浑身是包,我不怨。尽管这绒软的床让我腰酸背痛,我不怨。想当年司马迁在狱中尚能写出千秋万世的《史记》,我又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我不怨这血泪交加的孤寂。

  尽管夜晚是死一般的寂静,独听着屋外的昏鸦,我不怨。尽管自己的心情无人问津,只伴着老鹰的哀号,我不怨。尽管自己相思的泪水没人知道,只汇入了暴雨冲出的洪水,我不怨。想当年中国的科研团队在荒漠之中尚能成功研制尖端科技,我又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我不悔选择了对外汉语专业。

  高考后选择这样一个专业,当时是为很多人不屑的,甚至略带调侃讽刺的给我一句“你对的是什么外啊?”。带着别人异样的眼光,我就踏入了对外汉语这样一个专业。虽然身边总是这样的鄙薄与冷嘲热讽,但我不后悔。我热爱这个专业,这是我的愿望,我的理想。

  我不悔选择了当一名对外汉语教师志愿者。

  尽管选择当一名志愿者让我失去了一个月的薪水,放弃了众人羡慕的一份稳妥的工作,甚至连公司的老总都专门批判了我的这样一个选择,但我不后悔。我热爱这项事业,这是我的愿望,我的理想。

  我不悔选择了来到万里之外的非洲卢旺达。

  当时选择一个非洲,尤其是上世纪末经历了巨大的动荡而现在贫穷欠发达的国家——卢旺达,许多人给我列举这个国度的危险和不便,许多人劝我放弃,但我不后悔。尽管来到卢旺达的确遇到很多的困难,但我不后悔,这是我的愿望,我的理想。

 

  感悟着光荣而绚烂的一年,思索悠长的人生。

  在卢旺达度过了一年的时光,让我对许多事情有了更加深入的理解,也让我对自己的人生有了更多的思考。

  我们会失去的,而且会觉得倍感遗憾的,不会是过去,也不会是将来,只是现在,现在这一刻。这一刻无法用时间来刻度,这一刻过去在比光还快的一瞬。只是这一刹那,要保存,要抓住,哪怕会抓住一把火焰,也宁愿被烧灼的坚决。此刻正在成为过去,此刻正在被将来所覆盖。我们在不断失去无数个此刻,而我们尚未发现。我们更多的陷入了对过去的沉思以及将来的揣测。岂知茫茫天海之中,我们正在失去此刻。没有再来一次,因为它正在逝去;没有如果,因为如果不存在过去,不存在此刻,也不存在于将来。

  没有什么能够如果,没有如果。如果没有如果,你还是你,你的过去还是过去,涛声依旧,一切依旧。人生茫茫一世,人生,可悲的是只有一次,无法重来,可喜的是它也不需要重来。既然只有一次,人生便不能一直糊涂,难得糊涂的境界虽好,但更多的时候,我们只是凡人。所以,凡人就应该凡人的生活方式,即使你要成为英雄。英雄也是凡人,只是他们做了有些凡人不愿意做的凡人都可以做的事情。我们大可以去做我们理想中的那个英雄。

  摈弃如果,你还是你,你所走的只是你走过的路,你没有如果去重新走一遍。不幸,我们已经不小;所幸,我们还年轻。没有如果,如果是不必的,因为我们不能够也不需要再来一次。年轻的岁月,正是我们积极地探索这个世界的大好时机,我们,大可以努力去做我们理想中的那个英雄。让我怀着一腔热血,继续书写卢旺达的汉语和武术传播路上的传奇。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