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卢旺达体验纸袋购物

  一次性塑料购物袋走入大众生活应该是上个世纪80年代中后期,随着制作技术成熟化的发展,塑料以低廉的价格和便利的特性,短短几年时间就成了人们日常生活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

  然而,正当人们陶醉在这种科技带来的便捷时,一种新的污染——白色污染,已悄然降临人间:一时间,一次性塑料袋充斥了我们生活周围的每一个角落。

  2010年8月,我初次来到卢旺达,看到大街上的人们怀里大都捧着一个纸袋子,不像在国内,都是人手一个塑料袋。后来得知,卢旺达从2005年就开始禁止使用100微米以下的塑料袋,同时禁止超市向顾客提供塑料袋。所以,卢旺达的超市和市场里都见不到塑料袋,顾客可以花钱购买到植物纤维制作的袋子,很多顾客已经养成了自备购物袋的习惯。卢旺达对塑料袋的禁令执行得非常严格,一些超市曾经因不顾规定向顾客提供塑料袋而被勒令关门。在首都基加利机场,旅客会被要求放弃使用塑料袋,选购植物纤维制作的袋子。在禁令执行之前,卢旺达还曾在全国范围组织大规模的捡拾塑料垃圾的活动。

  来卢旺达后曾听说,一位同事的夫人在探亲期间第一次去市场买菜,习惯性地拿着从国内带来的塑料袋,她选好了菜可商贩就是不卖给她。开始她以为是当地人歧视外国人,便与商贩理论,由于语言不通,也没有结果,后来警察来了,总算弄明白了,在这里购物禁止用塑料袋。起初,我觉得有些夸张,还有些不以为然。直到去年我在基加利国际机场的一次亲身经历才让我明白了,卢旺达在禁塑方面并非纸上谈兵。

  那次是国庆节放假,我们去南非旅游,之前因为听说南非的治安情况很糟糕,加上举办世界杯的负面效应,所以心情十分忐忑,就怕出什么问题。经过5天的奔波,在飞机安全降落在基加利国际机场时,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落地了,还暗自庆幸,这一路真是幸运,没遇上什么麻烦。可谁也没想到,在出机场时偏偏遇到了麻烦。

  从开普敦到基加利中间需要在约翰内斯堡转机,因为时间的关系,再加上行李并不重,所以我们的行李都没有办理托运。为防止单件行李超重,每个人手上都多了一到两个塑料购物袋,里面装满了采购的衣服和杂物。下了飞机,过了移民局窗口,我满怀喜悦地提着大包小包大摇大摆往外走,突然海关的一位官员将我拦住,他指指我手里的塑料袋说,这个不可以带进来,我想我没带违禁品啊,我不屑地用英语问他为什么?看着我困惑不解的眼神,他又指了指我手里的塑料袋说,这个不能带进来。原来他指的是塑料袋而不是袋中的东西,我这才意识到,当地的禁塑确实是动真格的,从源头就堵住塑料袋的进入。于是我们只得将东西再倒腾到箱子里面,乖乖地把塑料袋留下。

 

  多年以来人们就意识到塑料袋给环境带来的危害,许多国家为此也相继实行了禁塑令,但人们使用塑料购物袋的习惯至今没有摒弃,只是有所收敛而已。还记得我国实行禁塑令半年之后,我去早市看到被禁止使用的超薄塑料袋依然随处可见,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自备了购物袋。一年之后再去早市,人们使用塑料袋购物依然习以为常,情况令人担忧。

  作为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卢旺达成功地实施了禁塑令,而且收到了良好效果。这也许能给我们一些启示,那就是,一方面我们要继续做好教育宣传工作,另一方面,要加大禁塑令的执行力度,从各个源头上堵住白色污染。只有全民共同努力,保护环境,才能让我们共同居住的地球家园永远美丽、清洁。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