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出游

  儿时记忆中的“三八”,就是半天不用上课的节日,后来踏入社会,这一天也仅局限在可以放假、得到礼物,对于它的来龙去脉并不是我所关心的,直到有一天听到了一个另类的注解,才对这个节日多少有了一点点感慨。

  那天也是三八节,忘了因为什么事情去先生的办公室,他的一个同事见到我就问:“今天是什么日子?”

  “三八啊!”语气中略带一丝不屑。

  他又继续问:“全称呢?”

  “三八国际……妇女……节?”一时语塞,回答得有些结巴。

  他看到我有些尴尬的表情,继续问:“应该是‘三八国际妇女劳动节’吧!”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后来才知道他在唬我,真正的名称应该是“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

  他随后又说:“你再想想看是不是这样,‘妇女劳动节’,从字面理解应该是妇女劳动的日子?”

  天呐!怎么会是这样,长这么大头一回听到这样的解释,这个解释颠覆了我之前几十年对三八节的认识,同时我也相信绝大部分人都不会认可这样一个解释,不过我却一下子就接受了这样的说法,或许它仅仅只是个伪事实,可我不想去考究真相,反正就是没理由的喜欢,从此以后,三八节对我而言就是一个劳动的日子。

  今年的三八节有点特殊,不仅仅是我来非洲过的第一个三八,而且据说今年是三八节诞辰一百周年的日子。为了庆祝百年三八,我们决定利用周末的假期,集体外出郊游,目的地是当地一位大叔的湖边庄园。

  临行之前,我极尽所能地想象着大叔的庄园,会不会像桃花源记中描述的那样: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有点迫不及待了。

  3月5号清晨,当我背着包推开大门的时候,眼睛被强烈的光线刺得有点痛,可我还是很享受这清晨的阳光,温暖而又惬意。

  80多公里的路因为多是盘山道,所以需耗时2个小时左右。每次外出我都会带上心爱的IPOD,车子一开动,大悲咒那空灵的音调就在我的脑海中流淌,看着窗外白云点缀的蓝天、披满植被的青山,身处其中的我感受到的是祥和与清净。

  车子离开大路拐进一条修整过的土路,狭窄的路面有些颠簸,偶尔还能见到长着白色犄角的牛。车子每经过一间房屋,都会吸引这屋里的孩子们出来围观,这总让我想起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外国人在中国的遭遇,只是,这里的孩子不像中国孩子那样害羞,非常友好地冲着车中的我们招手。

  我很想给这些孩子一点什么,可是身无长物的我只能向他们报以微笑、招手。

  颠簸的土路尽头一道大铁门映入眼帘,我意识到目的地到了。迫不及待地下车以后,没想到迎接我们的竟然是密密麻麻数也数不清的飞虫。不敢张嘴、不敢呼吸,只想快一点远离这些热情好客的飞虫。

  我快步走下山坡来到湖边,天上的白云倒映在湖水里,平静的水面见不到一丝波澜,刚才在高处看到湖对面山坡上整齐排列的绿色长方块,却原来是用树墙圈起来的私家庄园。虽然这里与我想象当中的桃花源相差太远,但这空旷的视野、绿色山坡、镜面一样的湖水,怎么也称得上是世外桃源了。

  早就听说大叔家有菠萝蜜树,稍待片刻,我就拿着相机直奔菠萝蜜而去。数不清的飞虫感觉到有人侵犯了他们的领土,一个个像斗士一样在我身边不停地飞舞。顾不得许多了,屏住呼吸对着菠萝蜜就按快门。现在不是成熟的季节,树上稀稀拉拉长着几个青色的果实。拍了几张效果不是太满意,实在顶不住飞虫的攻击,想要重拍的念头一闪而过,落荒而逃……

  当我重新返回湖边的时候,大叔家的雇员早已在湖边摆好了桌椅,大家七手八脚地将带来的食物和饮料摆在桌子上,午餐是烤羊肉,两只待宰的小山羊就拴在房后的空地上。

  这时大家都各自散开,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因为不吃羊肉,所以我就放开了胃口,因为今天是为妇女同志庆祝节日,所以就喝了点小酒,头有点晕,懒得四处闲逛,就坐在那里看他们在湖边悠闲地垂钓。其实我挺喜欢钓鱼的,想当年在巴林时,只要没事,下午总是会跑到海边去钓鱼。海钓和湖钓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对湖钓没有感觉的我只能看着。

  不知是谁竟然带来了鱼网,看样子是想在这里大干一场。当时船还没有来,性急的他们只好沿着湖边下网,没多久竟然还真的粘了几条巴掌长短的鱼。我当时心里在想:就这么随便在岸边下网就能粘上鱼,如果有船的话……我在心里念叨着,后来竟然真的看到一条船划向岸边。

  这期间有个小插曲。一个当地青年男子不知什么时候冒了出来,他嘴里不停地讲着什么。因为是法语,我们当中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听懂。大叔这时也不知道哪里去了。青年急着想表达清楚自己的意图,我们也急着想知道他究竟说了些什么,就这么连比划带说的,终于弄明白:这里不让捕鱼,只可钓鱼。

  这是一个不适合钓鱼的季节。站在岸边可以清晰地看到水中的鱼儿,可惜它们不吃食,直到最后离开的时候也没能用鱼竿钓到一条鱼。这也许就是不让钓鱼,只能捕鱼的借口吧。这个想法刚冒头,我马上看到了自己内心的阴暗面。网是不能下了,船也不能就这么闲着,趁着他们在烤羊的时候,我们一行人坐船在湖里转了一圈。

  好奇怪,在岸上的时候感受不到一丝风,可是湖上吹来的习习凉风让坐在船头的我有些吃不消。船头的视野开阔,为了美景也只好忍着了。两岸的山坡犹如铺上两块巨大的绿色地毯,地毯上深绿色的方格就是一个个私家庄园,有的还保持原貌,有的已开工建设,而那条狭窄的湖面就像嵌边一样从地毯的接缝处流过。

  岸边的芦苇丛中,有不知名的水鸟立在芦苇顶端,像是在等待我们检阅,又或者虎视眈眈地监视着我们这群外来者,随时捍卫自己的领地。

  当我们回到岸边的时候,那个年轻人不见了,对粘鱼热衷的几个人抓住这一时机坐船到湖里下网。

  热乎乎的烤羊肉上桌了,那个消失的青年再一次露面,或许被羊肉的香味所吸引,无视了正在湖里下网的行为,只是和大叔坐在与我们相邻的那一桌,边吃边聊,我不愿凑热闹,便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看书。

  我的眼睛徜徉在文字的海洋中,心中流淌的却是静谧的湖水。书是看不下去了,干脆闭上眼睛,用心去感受湖水的低声吟唱。不知过了多久,猛地一睁眼,一切依旧,过去的已经过去,现在的才是最值得珍惜的,明白“清净是福”的含义,一下子释然了。

  这时烤饭蕉上来了。饭蕉顾名思义,是用来当主食的。我拿了一个吃起来,烤熟的饭蕉味道以及口感很像煮土豆。饭蕉的个头很大,对我而言一个就足矣。

  终于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他们忙着收网,等网收上来的时候,里面竟然没有一条鱼,难怪那个青年后来不再有所行动,看来他早就知道了这个结果。

  再见了美丽的湖边庄园,期待果实成熟的季节能再一次来这里做客。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