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旺达印象

  提起非洲,大家对肯尼亚的野生动物园、索马里的海盗、埃塞的饥民……都不陌生,而对卢旺达这个国家确鲜有人知。当初我得知丈夫将被派往那里工作,大脑也是一片空白。卢旺达?!在哪儿呀?网上、书上、地图上一通信息恶补,大致了解到:卢旺达位于非洲中东部、南纬1-3度、东经29-31度、面积26338平方公里、人口1100万、平均海拔1600、有“千丘之国”之称。电影《卢旺达大饭店》就是取材于1994年发生在该国的种族大屠杀而摄制的。基于这些,不想也知道我心里怎是一个“凉”字了得。  

  元旦刚过,顶着北方凛冽的寒风、带着些许“悲壮”的心情随夫前往卢旺达。北京起飞八小时后经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转机飞往卢旺达(因飞机故障,晚点五小时),再飞两小时到达首都基加利,此时当地已入夜。走出机仓,和煦可人的微风拂面而来,顿时让内心紧张、身体疲惫的我感觉舒服了很多。机场很袖珍但干净整洁,很快取出行李,随前来接机的同志一起乘车去往使馆驻地。坐在车里摇下车窗,只见皓月当空、繁星烁烁,环顾四周盏盏街灯也似颗颗辰星撒满缓缓的、此起彼伏的丘陵,让人难辨天上?人间?虽然入夜不久,但城内十分恬静。呼吸着清纯的空气,真觉得没有人声鼎沸、车水马龙、高楼大厦、霓虹闪烁的夜晚也很美。 

 

  布莱拉火山湖在卢旺达的北方省,距首都基加利约百余公里,在慕山兹镇附近,或者说在最著名的能观赏银背大猩猩的维龙加火山附近。是一个位于丘陵深处的高山湖泊,终年风平浪静、波澜不兴,去过的人无不说好。但百闻不如一见,我期待着能早日“身临其境”。机会来了!我和馆内几位未曾去过的同志乘坐一辆丰田越野车开始了“圆梦之旅”。  

  首都市区很小,只约不到二十分钟,汽车就已行驶在蜿蜒的丘陵山路上了。卢旺达大部分地区属热带草原和热带高原气候,气候温和,年平均气温25摄氏度,绝非想象中的稀树高草、黄沙遍野。相反,沿山间公路两侧可以看到多种林带的树木。此地虽无王羲之笔下的“崇山峻岭、茂林修竹”,但碧绿的丘陵起伏和缓、连绵不断,层层迭迭美的令人心旷神怡。  

  阳光透过淡薄的云层照在低矮土坯房那银色塑质瓦楞屋顶上,耀得人眼睛发花,也把思绪带回到了现实的非洲。以我沿途的观察,草地很少,大片的树林也不多,所有山岭都生长着玉米、高粱或香蕉林。每平方公里420人的人口密度,土地的珍贵可想而知。没有进入工业化的非洲,粮食使他们命悬一线。大多不带院落的、狭小的土坯房或孤孤单单、或几个相伴掩映在香蕉林中,散缀在山陵间。有时车子也会从居住相对集中的小村庄或乡镇中穿过,土坯房和红砖房各半,让人惊奇的是无论房前屋后还是街道广场都非常的干净。偶遇内急,你会发现再简陋的厕所里也没有那难闻的味道,我真不知在这样一个水贵如油的国度里,这一切是怎样做到的。看来,建成“非洲的新加坡”不只是一句口号。

  大约出发后2小时,我们进入了北方省府鲁亨盖里,司机说这儿离湖很近了。不一会儿,汽车离开主干公路向东侧的山脚驶去,很快车子便开始沿红土加石子的路面向山上行进,路很窄、也有些陡。沿路山坡上时而可见那熟悉的土坯房,孩子们听到汽车声会高兴地蹦跳着挥着手。终于有惊无险的到达了山顶,眼前的开阔地让人豁然开朗,几座小别墅幽雅娴静,和山腰间的土坯房形若两个世界。不知是谁先喊了声:快看!布莱拉湖!还未辩清南北东西的我顺声望去,刹那间被眼前的景色所震慑:葱翠的山岭怀抱着湖水,湖面上遥遥曳曳倒映出三、五个岛屿的轮廓。我定睛望着那碧蓝的湖面和远处青翠欲滴的山林,半天才回过神来。那湛蓝色的湖水温柔恬静,比天空蓝的深沉、比大海蓝的晶莹,没有游人、没有鱼船、没有涟漪,那种静谧让人不由的放慢了呼吸。站在山顶俯瞰四周,仿佛进入了一个和谐透明、至纯至净的世界。布莱拉湖像是藏匿在丛岭中一块儿未经雕琢的玉翠,那种极致的、未被染指的、原始质朴的美,让人心驰神往。说她是人间仙境,毫不为过。

  

  久久的,我难以从这个真实的梦中走出来。我想我心里会永远记得这个被珍藏在如此遥远地方的美丽湖泊。世界呢?是否也应该给原始的纯自然留下一个位置?可是当我再次看到穿着颜色莫辨的衣衫、蹦跳着追在车后的黑人儿童时,内心不禁酸楚起来,因为怕哽咽,许久没有讲话。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是传统社会发展模式中的一对固有的矛盾。尽管非洲仍是这个世界上最贫穷的大陆,但他们在全球经济转向绿色可持续发展模式的进程中不甘落后,他们有意识地把绿色元素熔入经济发展,并积极推行绿色环保理念,其中卢旺达实行的限塑令就取得了不错的效果。非洲人民是值得尊重的!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