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旺达拾零

  虽然对去非洲工作早有思想准备,可当得知下一个使命是卢旺达时,心里委实“咯噔”了一下。卢旺达这个非洲的蕞尔小国,给人的第一印象是那样的飘渺、陌生,遥不可及,留存在记忆里的也仅仅是1994年那场震惊世界的大屠杀,依稀还能记得起有胡图、图西两个民族因世代结下的冤仇难以化解,继而酿成短短百日,百万人成为刀下冤魂的人间悲剧,卢旺达也由此让世人记住了它的名字。

  独一无二的气候

  卢旺达气候是典型的热带草原气候,一年分为两个旱季和两个雨季。进入卢旺达犹如进入了一个装有空调的巨大温室,全年平均气温为摄氏18°C,气温象是恒定的一样,既无严寒,也无酷暑。旱季里晴空万里,空气干燥,一派热带草原景致。白天,能深切感觉到阳光的灼热,但一到树阴下或者房间里便顿感清凉,即使午睡也需盖上厚棉被。雨季一到,一切又恢复了生机,一天之内,一地之间而气象迥异。尤其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雨一停,低洼处并没有雨水淤积,很难见到人们惯常见到的泥泞。初来乍到我对此颇为不解。经向有经验的同事请教,才恍然大悟。原来卢处于丘陵地带,由于地势的缘故,雨水很难积存,很快便又注入到更为低洼的沟壑里去了。这里的天气也宛如小孩子的脸一般,说变就变,一阵山风吹拂,一片浮云飘过,顷刻之间便淅淅沥沥地下起毛毛雨来,如游丝般拍打在脸上,湿湿的,滋润着发梢。倏忽之间雨过天晴,碧空如洗,空朦澄碧,秀美的宛若回到了江南水乡。在卢旺达旅行,你会常常遇到这样的情况,车子行进当中,不知不觉中已下起雨来;再往前行,雨会嘎而至,路面一丝雨滴都看不见;复前行,则又是阵阵的细雨。一条路上,顷刻的功夫,看到的却是不同的景致。大自然的神奇着实令人叹为观止。

  世界山地大猩猩的栖息地

  在广袤的非洲中、东部,由北至南有一条深浅不一的低谷,像是地球表面的一块大疤,这就是著名的东非大裂谷。由于地壳运动,在这片大地上形成了一串规模不等的天然湖泊,如同数颗翠绿的珍珠散落人间,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大湖地区”。这里气象万千,动植物资源茂盛,物产丰富,尤其是刚果盆地,是世界矿产的聚宝盆,其蕴藏的钽铌、钻石、黄金储量在世界名列前茅,因而成为各方争夺的焦点。前些年,大湖地区兵连祸结,颠连无告,也殃及在此世代生活的与人类本源最接近的山地大猩猩。大猩猩主要生长在卢旺达、刚果民主共和国和乌干达三国交界地带。近年来,三国政局趋稳,大猩猩的数目也因此不断增长。据联合国机构的统计,近年来大猩猩的数量增加了17%,种群数量增至380多只,旅游业也随之逐步得到恢复,来探询大猩猩足迹的人络绎不绝。然而要探询大猩猩,一睹其芳踪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军人保护、脚夫相伴、导游引领必不可少,当然水涨船高,价格自然不菲。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卢旺达为促进旅游的发展,已设立了两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那里,你可以见到成群结队的斑马、长颈鹿、灵长目的狒狒等等。

  “非洲瑞士”名不虚传

  卢旺达素有“千山之国”的美名。层层叠叠的山峦,沟壑纵横,起伏跌宕,极富韵致。最最让人难以割舍的是那镶嵌在崇山峻岭深处的一弘弘湛蓝的高山湖泊,风平浪静,波澜不兴,湖水蓝得纯粹,蓝得圣洁,蓝得纤尘不染。其中最大的非基伍湖莫属,它是卢旺达与刚果民主共和国的界湖,水面宽阔,湖天一色,是卢重要的旅游胜地。湖中盛产一种颇受游客喜爱的小鱼,当地人叫“打马扎”,你可以在当地市场买到,也可在游湖时,从正在打鱼的渔民手中购得,然后用油轻轻一炸,香脆爽口,味道鲜美,真是物美价廉。当你驱车沿着蜿蜒曲折的山峦行进时,峰回路转,忽然之间一个高山湖泊就会展现在你的眼前。这种意外的收获、突如其来的惊喜往往让人兴奋不已,鞍马劳顿顷刻之间早已被抛到九霄云外了。

  首都基加利位于卢旺达中部,据说原由七个山头组成,是卢政治、经济和商业中心。近年来,城区面积不断向外延伸,日益发展成为一个新的大都市。这里高档饭店、酒吧、写字楼、高尔夫球场一应俱全。夜幕降临,万家灯火伴着高低起伏的地势,错落有致,与天上的星星遥相辉映,晶莹璀璨,绚丽多姿,构成一幅京城不夜天的壮丽景象。穿行其中,仿佛时光倒置,恍如隔世。

  美丽的卢旺达姑娘

  卢旺达现有人口930万左右,分属胡图、图西和特瓦三个部族,其中图西和特瓦两族人口相加不足全国人口的20%。胡图人以农业为生,图西人主要从事畜牧业和商业,特瓦多为山地居民,靠狩猎维持生计。常言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生于斯,长于斯的卢旺达人是世界上平均身材最高的人之一。这里的图西姑娘,可谓天生丽质难自弃。她们皮肤光洁,身材高挑,鼻梁高耸,姿态婀娜,曲线分明,堪称人中“尤物”。这里,人人都是双眼皮,单眼皮的人可称得上是凤毛麟角。自古红颜多薄命,这千年古训似乎在这里也成为畅行无阻的法则,似谶语一般。她们一度被看成是外来者,是“长着黑皮肤的白人”,也许正是由于出众的美貌使其首当其冲,成为大屠杀时歹徒袭击的重要目标。失去人性的暴徒一边杀人,一边还叫嚷着,你图西人腿长,我就砍断你的腿,你的眼睛大,我就挖你的眼珠,让你留不了后,以此求得心里的平衡。

  独具特色的民族舞蹈

  卢旺达民族舞蹈植根非洲大地,是非洲民族舞蹈大花园中的一朵瑰丽的艺术奇葩。它已浸入当地人民的灵魂,成为其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无论是婚丧嫁、节日庆典都不可或缺。其特点是简捷明快、富于变化,时而激烈,时而舒缓。乐器以鼓、矛、盾、羽毛等为主,动作多用指、肋、肩、腰、踝,似乎身体每个部分、环节都调动起来。其独到之处在于它模仿各种动物鸟兽如牛、羊、大猩猩,形象夸张,表情丰富,动感十足,静如处子,动若脱兔,动中有静,静中含动,极富表现力,将非洲人民能歌善舞,豪爽奔放,热情好客的天性表现的淋漓尽致。观后令人久久难以忘怀。卢旺达民间舞蹈在非洲多姿多彩、异彩纷呈的别样文化中占有一席之地。来卢旺达一趟,要是不看民族舞蹈,就不能算作到过卢旺达。

  质量上乘的茶叶

  卢旺达海拔一般在1500米左右,属东非高原的一部分,这样的气候极适合种植咖啡、茶叶。茶叶是中国人的国饮,也是笔者钟情的饮料。闲暇之时,邀上三五好友小聚,沏上一壶上好的当地红茶,品茗聊天,数满天的星星,感受到一种久违的奢侈,逍遥的如同神仙。所以能有机会参观茶园,一探非洲的茶叶生产、加工程序一直萦绕心头。天遂人愿,工作之便使我有机会走进了位于卢西南部的尚古古省。该省是卢茶叶的主产区。实际上人还未到,已闻到了茶的清香。放眼望去,满山满坡全是一团团、一簇簇的茶树,高低错落,娇嫩欲滴,芳香扑鼻,沁人心脾。记得在国内曾去过浙江杭州近郊的双峰山茶园,得以品尝雨前龙井翠绿的嫩芽,多少算是见识过茶园的。但看到卢旺达的茶园仍使自己吃惊不小,这里的独特的气候、纬度,加之绝少污染,不施用任何农药,使这儿出产上等茶叶,其质量与国产茶叶难分伯仲。卢的茶叶大都销往欧美,我们在茶园就看见来自西方的技术管理人员,指导茶叶的生产。令人遗憾的是,由于当地加工手段落后及销售渠道不畅,卢只能出售初级产品,而西方人将这些茶运到欧洲或美洲进行重新加工、包装,便轻而易举地赚到比初级产品高出不知多少倍的丰厚回报。看到这些,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非洲虽然独立已近半个世纪,但这种局面还未到根本扭转,真正走上致富之路。我在心里默默地为非洲人民祝福。

  热带植物王国

  卢旺达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温室花坛,一年到头,满眼碧绿,花木扶疏,争奇斗艳:鸡蛋花、红掌、朱顶红、马蹄莲、剑麻不一而足。只可惜自己对植物的知识太过贫乏,再多就叫不上名字。有趣的是,有一些树种一身同时盛开几种不同的花,真是匪夷所思,大开眼界。最让人高兴的是,使馆的院子里就种满了各种果树,香蕉、芒果、木瓜、甘蔗、番石榴,一年到头瓜果飘香,芳香扑鼻。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这里居然还有一颗硕大无比的枇杷树,一年两次挂果,果实累累,果味纯正,谁想吃就随手摘几颗,吃不完就摘下来分送给亲朋好友。院里栽种的油梨,既可当水果吃,也可作为蔬菜。其含有丰富的叶绿素,在国内都是十分昂贵的东西。卢旺达还有一种深受当地人民喜爱的水果“马拉胡加”,意思是“爱情果”,其味道独特,甜中带酸,口感极佳,并被生产成类似我国内汇源果汁一样的软饮料,十分畅销。连我们这些“老外”也喝上了瘾,每日啜饮几怀,心清气爽。

  自强不息的人民

  2003年,卢旺达顺利结束过渡期,进入了和平发展的新阶段。近年来,在国际社会的大力帮助下,卢面貌正悄然发生着变化,勤劳智慧的当地人民正在用自己的双手和汗水改写着历史,并取得不小的成绩:苏丹达尔富尔危机发生后,卢成为非洲首个向该地区派出维和部队的国家,为非洲的和平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卢还是全非洲第一个接受非洲互查机制的国家,展示了卢告别昨天,迎接未来的坚强决心。政府高度重视妇女事业和工作,妇女参政比例已达49%,执世界牛耳。在政府内阁中,妇女部长的比例占到32%。1995年北京世妇会时,正值卢旺达大屠杀结束之际,面对千疮百孔,百废待举的局面,卢政府果断派代表团与会。在世界各国妇女事业取得骄人成就面前,卢妇女代表感到无比的汗颜,发出了由衷的慨叹。但十年后的今天,浴火涅磐,卢妇女地位发生的巨变,令世人刮目相看,涌现出一批杰出的女中豪杰。例如,穆卡撒拉斯女士,以其杰出的成就3次被国际妇女机构评选为世界妇女风云人物。

  诚然,卢旺达目前仍不富裕,全国还有尽一半的人口每天收入不足一美元,文盲率占人口的60%,平均寿命只有49%。但卢今天的发展,人民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和以崭新的姿态融入国际社会大家庭的决心,使人们没有理由怀疑其幸福美好的明天。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